丧尸与先行者-9 正文

  1. 首页 /
  2. 玄幻 /
  3. 末世之鬼畜制造商 /
  4. 《末世之鬼畜制造商》 正文 丧尸与先行者-9
请记住我们:【yybc.org】    

女孩子大口大口的咽下了饼干,用手背蹭了蹭嘴角,看向夏飞与穆雁行:“我叫林零,二十三岁,中文系的,刚毕业,前几天刚好应聘了编辑职位。”

她的脸脏兮兮的,但看轮廓可以看出是个清秀文静的姑娘,然而眼神却一点儿也不柔弱,坚定无比。

夏飞笑了:“我是夏飞。”

“穆雁行。”穆雁行简短的道。

“我就叫你们夏大哥和穆大哥吧。”林零轻声道,“刚刚失态了,对不起。因为夏大哥说的那句‘现在该吃饭了’,和在家的时候,老妈叫我吃饭的语气太相似了。”

夏飞耸了耸肩,怪不得直接就扑上来抱着他叫妈妈。

“今后,有什么打算吗?”他看向林零和李艾尔。

李艾尔漫不经心的道:“先跟着你们好了。”

“一起吧。”林零抬起双手,血肉模糊的手指已经不流血了,只是看着有些吓人,“刚刚听了你们的能力,我这边的不好描述。我似乎可以控制自己的每一块肌肉与骨骼,像这样。”她纤细的手臂忽然像是被抽去了骨头,蛇一般的弯曲出波浪线来。

“刚刚本来有石块砸到我的,不过忽然间身形就缩小了,正好躲进被两块横梁支起的小洞里。”在几人的面前,她的身体瞬间矮小了下去,直接到了五六岁小孩的身形,比电视里的缩骨功看着还神奇,“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也不知道该怎么利用这能力帮上大家。”

李艾尔盯了她一会儿,直到林零恢复了正常的体型,才懒洋洋的开口:“跟章鱼一样的能力吧,说不定多练练,也可以缩进罐头里,或者扁成一张纸,从门缝下飘过去。”

章,章鱼?林零瞪着李艾尔,这家伙真是让人喜欢不上来!

“我说,在学校里,你一定很不受女生欢迎对吧?”林零道,“白长了这么一张脸!”

李艾尔闲闲的扯了扯嘴角:“肤浅。”

林零:“……”

“艾尔不要这么说。林零的能力除了能钻罐头能过门缝外……”夏飞收到林零残念的目光,自觉的住了嘴,转而微笑道,“其实现在就可以派上用场了。”

“需要做什么?”林零很干脆。

“刚刚的食物是从超市的废墟挖出来的。”夏飞说的也很干脆,“不过有些地方,凭我的个子并不能钻进去。林零你的能力,让你在废墟下的行动力比我们都要高。”

林零点头表示明白:“现在去?”

“现在吧。”夏飞无奈的看着四周渐渐由远极近的人群,刚刚看到雁行植物的人一定只是少数,然而这些少数人不约而同的朝这边聚集而来,便带动了更多人行动。

人都是盲目且随众的,尤其是在现在这样拿不定主意的茫然时候,总是很容易被他人的动作影响。

刚开始只是几个人,逐渐便带动了几十个,当人流的方向明显起来,便惊动了更多的人。然后便成了夏飞现在看到的,几乎站立在废墟上的小黑点,都在朝这边靠拢着。

这些人中的大部分,都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往这个方向走的,只是看见其他人动了,所以他们便跟上了。

现在这种情绪敏感且脆弱的时候,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,绝对不可能发生什么互相安慰的温馨戏码,正相反,会造成大混乱也不一定。夏飞已经有了种预感——异能这种稀罕货,现在不会和大白菜一样随处可见了吧?

真是不妙,现在拥有了异能的人们,很多都无异于拿着枪械的精神病人,随时可能伤人伤己。

他想清楚了,便肯定了之前的说法:“就现在。”他微笑,“先随便拿一些东西,我们就离开这里。”去哪个方向都好,就是不要和庞大的人群汇集到一起。

或许和许多人在一起对别人来说是有安全感,但对夏飞而言,带来的却是最大限度的不安与警惕,至少目前是这样。

“大叔,你们那边还有个同伴吧?”李艾尔指了指黎里躺的方向,嫌弃的道,“扔下他不管行么?”

“你认识他?”夏飞挑眉。

“我高中的附小老师。”李艾尔拨拉着零碎的短发,慢吞吞的道,“偶然看过一次他被小学生气哭的样子。真是受不了。”

“是么?那我们……”那我们就不要他了。夏飞正打算干脆的放弃自己的试验品,却看见李艾尔在看见某一处后,忽然无奈的抬起头仰望天空,心里不由也是一紧,不,不会吧?

他顺着之前李艾尔看的方向,也就是黎里躺着的方向看去,然后和李艾尔一样无奈了……还真的会啊。

黎里已经站起来了,看样子也发现了他们,迈着腿就朝这边跌跌撞撞的跑过来,一张脸要哭不哭的凄惨样子,让夏飞瞬间明白过来,他异能的时效已经过了,看来黎里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样子。

“穆雁行,穆雁行,刚刚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!那些话不是我想说的!”黎里摔了好几跤,狼狈无比的来到了近前,冲上去就握住了穆雁行的衣摆,“对不起对不起!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!我,我我我没有打算那么说你的!”

看来在恢复正常后,本人是有关于异变时的一切记忆的。夏飞翘了翘唇角,然后随即便下拉了下去,怎么看黎里捏着衣角的手怎么碍眼。

穆雁行沉默的等黎里说完,才淡淡的问了一句:“那个晚上,是风把你的伞吹落了,而不是你主动放我身边的吧?”

黎里哑然,慌乱又茫然的点了点头:“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穆雁行打断他的话,继续问:“我拿着伞找到你时,你说的话都是骗我的,对吧?”

“我不是故意……”

“最后,你一直都很排斥我,对吧?”穆雁行漆黑的眼睛定定的看着黎里,看得黎里莫名心虚的退后了几步,然后迟疑的犹豫的,点了点头。

发现自己点了头后,黎里心中一紧,焦急的想出口解释些什么。

“所以你不必向我道歉解释。”穆雁行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,声音低沉却坚定,“不管你之前是怎么回事,但是那些话或多或少都是出自你的真心。既然你还记得那时候的事,就不要忘了我最后说的话。”

最后,穆雁行最后说了什么?

黎里茫然的想着——“你任意作践人的感情,这一拳你欠我的。但是如你所说,是我主动贴上你,瞎了眼是我活该。欠我的,我自己动手收回。从此以后,我们再无干连。”

再无……干连?

他抬手摸了摸下颌,因为他的异能,那里已经消肿了,而且不疼了。但那重重的一拳击在上面的感觉,却深深的刻入了他的脑海中,想起来,心脏就反射性的抽痛,像是一只大手在瞬间握紧了心脏。

“跟我来。”穆雁行看向林零,领路朝超市的废墟走去。

“哦。”林零奇怪的看了失魂落魄的黎里一眼,不解的摇了摇头。再扭头看了一眼自己曾经住过的楼层的废墟,眼睛湿了一瞬,便再次坚定下来,大步跟上了穆雁行的脚步。

李艾尔走在林零身边,懒洋洋的迈着步子,然而因为腿长,刚好能与林零并肩而行,并没有落下。

夏飞浅浅的翘起唇角,走到黎里身边,温柔的开口:“呐,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走?”

“夏飞……”黎里怔怔的抬头,然后眼圈慢慢的红了,感激的看着他,“谢,谢谢!”又是这个人在帮助自己。

“没事。”夏飞轻笑,就算他不开口,相信黎里也会小媳妇儿样的吊在他们身后吧?与其被那样膈应着,还不如放在身边好好折腾,经得住折腾的试验品可不好找,黎里的异能在这方面很给力。

将黎里带到了超市的废墟上,穆雁行扫过黎里的目光极为淡然,反而是李艾尔斜睨了黎里一眼,薄薄的唇瓣不屑的撇了撇,远远的走到一旁望着天际发起呆来。

感觉自己似乎格外不受欢迎,黎里拉了拉夏飞的衣袖,犹豫的小声道:“我……我看我还是不和你们一起好了,有人似乎不喜欢我。”

夏飞翘着唇角,狭长的眸子里带着笑意:“是吗?那可真是遗憾。一会儿林零取出了食物和水,我们会分你一份的。不过黎里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呢?”想让他责备艾尔太过明显的冷淡态度么?别把欲迎还拒装委屈那一套用在他身上呐,他从来不好这口的。

黎里愕然,想不明白主动邀请他的夏飞,怎么转眼就轻易松口了呢?

他没有回应夏飞的话,闭了嘴住了口,低着头站在夏飞身边,好似没有听到夏飞的那个问题一样。

说话要算话嘛,不是说要离开吗?夏飞胃疼的翻了个白眼,看吧,就知道是这样,赖上他们了。

林零灰扑扑的从洞口中钻出来的时候,怀里抱着一堆的水与专门挑选的压缩饼干,她又往返了几次,顺了几盒压得破破烂烂的巧克力和糖果出来,甚至寻到了脏兮兮的几只背包。

嫌弃的将披散的头发握成一束捏在手上,她爬上地表,抱怨道:“要找个机会把头发剪掉。”她抖了抖蓬松的头发,被染成灰色的发丝便抖出浓浓的灰尘,好似在储备室落了一年灰的陈列物。

李艾尔听到她的话,动了动手指,看不见的风刃从林零握着发丝的手的上方掠过,林零只感觉右手一松,握着的发丝便松散了下来,她垂眼,看见搭在脸颊旁的发丝的整齐断口,再看向右手一把长长的发丝,瞪大了眼睛——她养了大学四年的头发!

“李!艾!尔!”

“我只是顺应你的愿望,给你这个机会。”李艾尔懒洋洋坐在石块上,伸直了两条长腿,望着天空漫不经心的说着,“夏飞,快要下雨了。”

面对李艾尔这种口气,林零觉得发火也只是在虐她自己,松手散开了手中的一把头发,勉强安慰自己,好歹现在感觉清爽多了。在这个环境下,留着一头无法得到及时清洗的油腻长发,是比光头更恐怖的事。

而夏飞顺势望了望天空,发现那云朵的灰色在逐渐转黑,好似色彩已经浓缩到了一个极限的程度。不知不觉间,大地上已经暗了下来,好似夜晚提前降临。

“每个人在包里装上水和食物,先离开这儿。”夏飞飞快道,自己也迅速的将矿泉水与食物塞进包里,“负重要考虑到自己的承受能力,不要随随便便塞一大堆。”他这话是说给黎里听的,你拼命塞那么多东西,一会儿背不动,谁会帮你?

黎里迟疑了一下,把东西又往外掏了出来。

几人准备就绪,正要出发之际,天色已经越发昏暗了,模糊间只能看到二三十米以外。天气的恶劣几乎是在几个呼吸间起了变化,平地刮起了大风,卷起废墟的碎石灰尘,朝着人扑头盖脑的砸来,飞沙走石,人几乎无法在其中睁开眼睛。

夏飞抬起手遮住面庞,大声道:“我们往北方走,那边地势高!下雨了涨起水来,在那里安全!”

“我分不清楚哪边是北方啊!”林零郁闷的大吼出来。

“大学如今这么好上么?”李艾尔试图控制着身畔的风流,说话的当口,已经成功了,几人身畔似乎形成了一道透明的屏障,风刮过来,便拐了个弯,绕着屏障而过。

他苍白的脸色越发没有人色,却还是散漫的笑着:“我家在小区南面,相反的方向便是北方。看之前的情形,你家似乎就在北边的方向上吧?”

“艾尔能支撑多长时间?”扑面的狂风在屏障前消停了下来,夏飞放下挡在额前的手,轻声问道。

“最多半小时。”李艾尔想了想,给出这个数据,“我只是这么感觉的,说不上精确。”

“大步的朝前走吧。”夏飞扬起笑容,“半小时足够咱们跑得远远的了。”

“嗯!”几人不约而同的应下来,在这样天色昏暗狂风喧嚣的时候,忽然真正感受到了灾难后的现实感,他们握紧了肩上背包的带子,心中既沉重,却又更多的充满了要坚持下去不认输的满满信念,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感,迈开大步朝北方走去。

天色还在一点点的变暗,可视范围在一点点的缩小,隐约只能看见身边形影幢幢的黑影,连脸庞都无法看清。夏飞伸出手,握住穆雁行的,那人只是怔了怔,便反手握住他的,大概以为他在不安,还稳稳的收紧了力量,仿若无言的安慰。

夏飞无声的翘起唇角,却发现自己的左手被人小心翼翼的碰了碰。

隐约可以看见是林零伸过来的手。

他轻笑,然后毫不犹豫的避开受伤严重的指头,轻轻的握住了冰凉的掌心,像穆雁行做的那样,鼓励的握了握,简单的动作传达过去的,便是一种勇气与坚持。

林零眼睛染上了一层水汽,咧了咧唇角,能遇到这些人,实在是太好了。

她别过头,望向一直没有再说话的艾尔,在这片大地的最后几丝光线中,李艾尔左耳上的一排银色耳钉额外显眼醒目。

一个人阻止着可以把人刮翻到地的狂风,这家伙很拼命啊。林零摇了摇头,短发擦着她的脸颊,痒酥酥的。她不再犹豫的伸出手,一把握住了李艾尔骨节突出的手,感受到掌中那人瞬间的僵硬时,开心的咧开了嘴角,果然还是个小鬼。

李艾尔撇了撇嘴角,却没有说些什么。而实际上,他已经说不出话来,才十多分钟的时间,他便有了体力耗尽的虚脱感,脑子里一阵阵的抽疼着,像是有人拿着凿子,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打着。

感受着两个同样冰冷的掌心合在一起后,渐渐升起的温暖感,他眸色极浅的眼里闪过一丝坚定——说是半小时,就是半小时!他要坚持到那时候给两个大叔们和这个爱哭女人看看!

终于,阳光被云层完全吞噬,整片大地被黑暗笼罩,几乎伸手不见五指。几人在起伏的废墟上走的踉踉跄跄,却从不曾真正跌倒,每次跌倒的时候,都有身边的那只手稳稳的将人拉住,扶稳。身畔的狂风呼啸而过,然而手牵着彼此手的人,内心都是无比的安定,深刻的意识到,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。

天空俯下身来,怜悯的俯瞰这片大地上的人们。

一道刺目的亮白在瞬间贯穿了天与地的距离,惨白的光照亮了人们脸上的惶恐不安与茫然慌乱,几乎同时响起的“轰隆”雷鸣,震彻了整片空间,脚下的地面似乎都在颤栗震动着。

第一声雷响像是一个讯号,酝酿已久的天空不再平静,电闪雷鸣,大地明灭不定。狂暴的雷电宛如失控的长蛇,在漆黑云层积压的天空中狂乱舞动,那带着火光的苍白闪电时而在云层间恣意游走,时而在人们惊恐的目光中,大刺刺的劈向大地,好似连接天地的一道白色锁链,惊心动魄。

轰隆的雷声震得人耳膜刺疼,全身内脏都随之颤抖震鸣,黎里紧紧的抓紧了穆雁行的右手手臂,在明明灭灭的惨白光芒中,脸色比之更加的惨白——好,好可怕!雁行为什么不拉住他的手?他好怕!

“哗啦”一声,倾盆大雨当头浇下。

密集的雨珠狠狠的朝地面砸下,好似要将地面砸穿几个洞来,带起的巨大声音几乎要压过震耳欲聋的雷声,让人的耳中完全充斥着哗啦哗啦的急促雨声,好像整个世界都快要被雨水淹没。

艾尔无法阻拦这些无孔不入的雨滴,几人在眨眼间被淋成了落汤鸡,全身上下的水流从脖子到脚,淌成了小溪流,身上的衣服,背后的背包,都沉重的让人快要迈不开步子。

将脸凑到穆雁行的衣服上蹭了蹭,试图让被雨水迷了的眼能看清一些,却发现在几乎没有一丝空隙的雨帘下,这种行为完全无济于事,夏飞眯缝着眼睛,感受着雨滴砸到身上的力道,无奈的想,这其实是冰雹才对吧?他们会成为被雨水砸死的人么?

不敢找个裂缝躲进去,天知道废墟会不会在雨势下再次坍塌。他们只能顶着风雨,一步步朝前艰难的走着。如夏飞所说,这个城市处于低洼地势,如今排水下水道早已被堵塞,这个雨照这样下下去,不出半天时间,城市便会成为一片水泽。他们不能停下,多走一步,就是朝着高地近了一分。

已经足够密集的雨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不但不见小,反而越来越大了起来。

到了最后,几乎像是整片空间都被雨水占满了,雨水顺着面庞流淌着,整个人好似被扔进了水池中,空气的存在似乎全被雨水挤走了,呼吸进鼻腔的全是雨水,整个人都陷入了窒息的痛苦中。

然而只是下一秒,几人全身骤然轻松,好似被从高水压的海中捞了出来。

几人下意识的抬起头,雨停了?

然而耳畔哗啦的声音和头顶噼里啪啦的打击声却明显的告诉他们,一切都未结束。

在闪电的惨白光芒中,几人都看见了支撑在他们上空的巨大绿叶。绿叶承接着急促凶猛的雨幕,放出噼里啪啦的打击声,让人不禁担心叶子会就这么被打穿,然而叶子只是微微晃动着,却不可思议的阻拦下了雨幕。

收回目光,都看向沉默安静的穆雁行。夏飞眼中的担忧更是怎么都遮不住——这人,还没恢复过来吧?

“没有逞强。”似乎看出了夏飞的意思,穆雁行低低的道,“只是一片叶子,不吃力。”

夏飞默默的握紧了他的手。

艰难的跋涉,然而脚下的步伐却更加的坚定。

没有人能想到,在静默的废墟之下,新鲜的尸体微微动了动身体,然后睁开了黄色眼白暗红眼仁的眼睛,动作僵硬的,一点点的推开了被雨水浸得松松垮垮的碎石,挣扎着往外爬去。这个过程很缓慢,甚至有不少尸体被卡在其中,动弹不得,然而这个过程却仍然在每处地方,不断的持续的进行着。

死去的人们张大了嘴,嘶哑的咆哮着,他们饿了……很饿……

雨声和雷声成功的为废墟下微弱的沙沙响动提供了最完美的掩护,在倾盆大雨中痛苦挣扎的人们,无法知道,真正的噩梦,正在缓缓的自废墟中爬出。
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  • 第十六章 展才揭秘(下): 五平方米的家
  • 第六十章 香艳掠吻: 校花攻略1
  • 第五十二章: 网游之刺影天下
  • 第一章: 香蜜沉沉烬如霜
  • 第48章 分头行动: 都市蛊仙
  • 第十七章 假想情敌: 醉红颜,王妃倾城
  • (一): 开在常青树下的经年
  • 第0004章 无耻的条件: 哥有一套
  • 第19章我死了: 古墓之旅Ⅱ:千年的孤魂等待
  • 81: 封魂罐----我在古玩界的那些事
  • 第40章:不要见怪: 嫁给残弱傻王爷:绝色毒妃
  • 第一章梦回百年成变数: 登天门
  • 【029】病毒阴谋: 伪萌少主勿靠近
  • 第五十五章: 夏风逼人
  • 为女友出头: 青春飞扬吧
  • 077 兵分五路(中): 望仙谣
  • 第六十章 喧嚣: 穿入全真教
  • 第十四章 爱的结晶(1): 离婚以后再恋爱
  • 第二十二章 渣 男 生 病: 重生之将门嫡女
  • 第82章 人肉沙包: 魔主大小姐
  • 二十三、臂膀尽失: 结荡寇志
  • 岳母失足
  • 奇米免费
  • 进禁内涵漫画
  • 法国孕妇的性生活xxx
  • 日韩色情有声小说第四色
  • d肉葡团edk
  • 亚洲熟女免费做爱视频
  • 五月包情・网
  • 舒淇冯德伦电影
  • 中国夜场ktv公主服
  • 色区论坛怎么找不到了
  • 亚洲骚B图色姐妹
  • 我喜欢蜜罐
  • 小姨激情文学
  • 白空空
  • 玛里奇佐尔根
  • 一成图片电影小说
  • 非常喜欢丝袜
  • 青娱的空间
  • 艳炟吧
  • 玖草在线av下载
  • 丈母娘丝袜
  • 妹妹骚哥哥干
  • 行影通导航怎么样
  • 亚洲黄色l美女
  • 蒲城县同城交友找情人
  • 高中生在线播放
  • 幼儿手指操小青蛙
  • 手机网页怎么截图
  • 被脱裤子打女生光屁屁